┑( ̄Д  ̄)┍

首页 私信 你想干吗 归档 RSS

【韩叶】醉酒坏事,不,也许好事


原著背景


————————————————————


韩文清烦躁的抓了两把支楞着的短发,刚刚的复盘并不顺利。


对手一叶之秋本身虽然算不上肩搭肩的好基友,但也毕竟是个不陌生的对手,一招一式都有着网游里点点滴滴的熟悉感,然而团队赛的战术却让人感到十分陌生,甚至让从来都喜欢直来直去的韩文清想惊叹,这他妈还能这么打!?


可是从上帝角度复盘,大彻大悟以后,所有霸图队员都有一种重新打一遍的冲动,就跟出门买菜被骗了3000块一样。


对于组建霸图的韩文清小韩队长来说,一路杀到总决赛,偏把差一点就能拿到的第一年冠军折在一个平时pvp胜率不相上下的家伙手里,这本来就非常令人扼腕,而在团赛里那种被耍的团团转的羞耻感又平添了有差距这个认知。应该服气又偏有不服气的理由,这感觉。。。。


这种感觉,汇总起来就是一个词——生气。太令人生气了。


再加上想起来在赛前入场时遇到的那个真人,白生的嫩脸,瘦瘦小小的,偏偏要站没站姿的把重心杵在一条腿上,还在嘴里叼根烟,看到他的时候还笑着挑了一下眉。这表情可能意味着“我看到你了”,或者“是你啊,你好啊”,但是韩文清偏偏觉着这人拽的七五八十的。


韩文清从酒店的侧门进入餐厅,打算安慰一下为了复盘滴水未进的胃。没想到刚进去就被一群嘻嘻哈哈挡在门口的人挡了路。


这群人就是嘉世王朝的选手,明显在庆祝着打下了首杀,简直冤家路窄,韩文清感到刚压下去一点的火气又蹭蹭往上冒了,转就要走。


这时候那群人突然就安静了下来,一阵富有节律的钢琴音响了起来。高音契合着重音伴奏,带着紧张感,很明显是一个出名的曲目,有种莫名的熟悉感。正因为这种熟悉感,韩文清停下了脚步。


听了一会儿,琴音一转,一个漂亮的刮键,从重复的前奏脱离出来,开始述说般在高音往返流连。这时候韩文清终于想起来为什么这么熟悉,这是训练营的小年轻经常玩的游戏里面叫克罗地亚狂想曲的曲子,美曰其名练习手速。


韩文清透过人群看过去,刚好看到叶秋的一个晕在灯光里的侧脸。


一曲终,众人开始起哄。


“小队长不赖啊!这手艺没话说!”这是牧师张家兴。


“那是,谁让咱们小队长的手♂活是荣耀第一呢!”这是元素法师贺铭。


韩文清皱眉,这群人可能已经醉了,大庭广众之下就吼黄段子。


“叶队,我可更佩服你了,所以无论怎样,你都得收下我翻倍的敬意!”魔剑士刘皓已经把大半杯威士忌塞到了叶秋鼻子下,叶秋忙握住杯子免得酒水撒到钢琴上,不然还得赔。


“就是就是,这么喜庆的日子不喝一轮太不够意思了,一年冠军喝一次也不多啊!别扫兴了!”拳法家申建这话说的让人无法拒绝。


最后叶秋一脸视死如归的把大半杯威士忌灌下了肚。而喝酒这种事,开了个头,自然就会有第二杯,第三杯。。。。


最后叶秋已经趴在钢琴椅上动不了了。这时候终于有清醒着的人过来了,是嘉世老板陶轩。他先是略显惊讶的跟莫名其妙的就杵在这里看了全程的韩文清打了声招呼,才挤进人群里。


这时候人群终于注意到了韩文清,这个面相凶残的拳法家对手竟使众人的酒都醒了几分,于是众人马上做鸟散状。


陶轩检查了一下好友的状况,确定叶秋已经没法自己回房间了,看着还在浪的众队员叹了口气。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强忍恐惧拜托韩文清将自家小队长送回房间。毕竟在这里是霸图主场,主人照顾一下合情合理,而且嘉世对对手的资料也是有研究,不怕会出了问题找不到人负责。


在韩文清点头之后,房卡被上交到韩文清手里,陶轩一溜烟的跑回战队里了。


韩文清把叶秋扶起来,失去平衡的叶秋就反应激烈的一爪子拍到了钢琴上,发出一串琴音。韩文清赶紧握住他的手腕,免得他把琴盖敲下来砸着最重要的手。


看着那人毫无防备却其实有些缺乏安全感的睡颜,韩文清最后只得把自己外套脱下来给他裹住,一手抱腰一手拖住他的膝弯把人抱起来往房间走。一路上叶秋都在嘀嘀咕咕,还有些抗拒的轻微扭动,这对常有锻炼的韩队没太大影响,但是却让他收获各种恐惧加担忧的目光收获了一路。


无辜的韩文清:………


回到床上的叶秋还不安分,在韩文清正准备离开的时候一把抓住了他,双臂环了上来,头还埋在他的颈窝不断的蹭动。顶着一张肃杀颜的韩文清,早八百年就忘记了撒娇的感觉,当然也不会有哪个不长眼的过来撒娇。所以他僵直了。


但是距离的拉近也让他听到了叶秋含含糊糊的呓语,他为了转移注意力,努力的听清楚了几个字。


“…………秋…………愿望……………不失望…………来……………给你看……………”


然后就一遍一遍的在重复,慢慢的竟然有了哭腔。在场上不可一世,连在场下都一副拽拽的样子的叶秋,在喝醉以后竟展现出如此脆弱的一面。


韩文清不了解叶秋,准确来说是除了他的账号之外,对他的一切一无所知。唯有对冠军的付出是肯定的,在这光鲜的表象背后,竞技行业与普通行业所不同的过早压力,残忍的辛酸和挣扎也是外行无法体会的。


当然,在游戏里也是有些踪迹可寻的,比如说之前那个本来形影不理,但现在完全不见踪影的神枪手。


韩文清默默地环抱住怀里的人,虽然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但又不知不觉将讨厌的心情都放下了,全心全意去安慰这个露出了脆弱一面的对手。


到了凌晨终于脱身的韩文清拖着依旧滴水未进的身躯回了宿舍。洗衣服的时候在外套里摸到了个本来不应该出现的东西。


快要崩溃的韩文清:……………


于是第二天顶着宿醉脸的叶秋在赶飞机的途中被叫住了。回头一看,是韩文清。


“老韩?怎么啦?机场可不能打架,寻仇的话线上见啊。”叶秋开嘲讽。


韩文清黑着脸一言不发的拽过他的手,把一枚戒指放在他手里,然后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陶轩:…………"(ºДº*)发展这么快!?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嘉世众:………!?原来黑面神是个喜欢被虐的抖m?!才被虐完就求爱了?!


叶修:…………有没有人可以告诉我我醉酒之后做了什么(´Д`)


—————————————————————————————

又熬夜撸完了。。。为什么明明是为了画图,然而写文时间是撸画时间的三四倍?!


其他说明:

1.游戏。。。对,是节操大师。时间线没问题,跟现在一样,叶修18岁,刚好第一季,节操大师的尾风还在。


2.戒指是冠军戒指


3.虽然从原文的情况看,俩兄弟的酒品都是极好的,不闹不吐。但是我还是私心的希望叶神能够发泄出来。第一季里的拼命一定是有苏沐秋的关系,一年时间里迅速成长,想必是痛的。


4.ooc就不打了,我所能意识到的地方我都会尽量不ooc,意识到但不改的地方也会在最后说明。ooc打的太多了,也没有什么意义了。不想把“打了ooc提示了”当作可以ooc的借口。努力练笔!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