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Д  ̄)┍

首页 私信 你想干吗 归档 RSS

abo的性教育课(1)


:D在不推倒常规abo设定下的细节创想吧
:D尽力不欧欧西啦

1.

韩文清觉醒成一个alpha是在一个很适当的时候,起码他自己是这么觉得的。

打到第四十场的时候,叶修已经有点吃不消了,但是在上万场的竞技场对决里养成的预判能力填补了疲倦带来的操作延迟。这时候坐在他对面染着红头发的青年突然间猛力推开键盘站起来,“你他妈开挂!”红头发瞪着因为愤怒充满血丝的眼睛盯着叶修。

叶修愣住了,开挂他是接触过的,因为沐秋接下的练级单子需要大量重复相同操作的时候,就会用到。但是毕竟不触及游戏系统的修改,也没有公平纠纷,自然也没有什么过错。但是在竞技里面用修改器,就是不择手段的谋取虚荣,实在是个很严重的指责。这一声爆喝让围在周围的人一阵骚动,一时间质疑的声音此起彼伏,一齐袭向这个技术好的出奇的少年。

“我没有!”叶修蹙紧了眉头,性格淡定从容不代表受得了莫须有的指责,不易怒如他也忍不住让薄红染了脖颈。

“打完飞龙齐天之后怎么可能还有蓝出断首空门?!你当我二愣子耍呢!”红头发盛怒的脸映着荧蓝色的屏幕光,加上充血的眼球,很有视觉冲击力。他狠狠地向主机踢了一脚,发出巨大的“哐当”一声。在这一声里,周围突然暴动起来,各种国骂夹杂其中。

“完全可以,明明技术不如人,谁教你的强词夺理?”叶修语气不善。

今天这场对决是意外的约战,一般不同网吧会有不同的圈子,圈子内自成一派,与其他网吧的常驻人士偶尔进行一些“赌战”,而一般来说网吧老板也会支持以打出免费广告。叶修作为一个新人,竟敢嚣张的开擂台,自然就成了个大赌注。

这时候说再多再在理也没有用,因为这里有两波本来就“势不两立”人。

围观的人开始推搡叶修,即使他挣扎着将自己缩到椅子里都更刺激了这些人的神经,甚至连alpha躁动的信息素都开始挥发在空气里。

韩文清在躁动声中刚好踏进网吧来。

包围圈子里,被激起暴动因子的alpha甚至拖出了叶修的电脑主机,这台许久没有被移动过的机子后面竟然插着个u盘,这自然而然的被暴动的人群认为是“开挂”的工具。

直到叶修连着椅子被推倒在地上摔出包围圈的时候,韩文清才终于找到了他要约见的人。

推搡变成了踢打,韩文清感到血气一阵上涌,他冲过去推开那些试图用鞋底招呼叶修的暴民,握住叶修的手臂要把他拉起来。这时候他从人群的缝隙中看到了那个红头发手持一把砍刀踩上了桌子的身影。韩文清心脏狂跳,即使他长得凶悍,也未尝试过如此近身的械斗和近在咫尺的生命威胁。

叶修终于顶着那些拳脚挣扎着站起来,红头发也冲到了面前,砍刀夹杂着风声在人群上空挥舞,几个beta一惊,退开几步来,也给两人让出了一点空隙。他们赶紧使劲的往外挤,在顶翻了几个失去理智的alpha之后,往红头发的反方向跑。

变故就发生在他们快要逃出门口的一瞬间,人群里炸开一声凄厉的惨叫。红头发是个alpha,在周围暴动的信息素的刺激下,催生了压过理智的疯狂破坏欲,他的砍刀嵌进了身边一个alpha的肩膀里,血像草坪的喷灌一样从刀刃边上挤出,溅了周围的人一脸。

血更刺激了周遭的alpha,所有人都开始不管不顾的扭打起来。

“当”的一声,脱手的砍刀飞到了叶修的脚边,叶修慌张逃命,紧绷的神经发出的警报惊飞了他的神智,叶修一个踉跄拖着韩文清摔倒在地。

这时候门外突然窜进来几个拿着砍刀染着各色头发的混混,看见韩叶两人一身狼狈的逃命,明显不是无辜群众,于是不由分说的围过来按住了他们。这时候红头发也突围,推搡开几个同伙冲到了叶修面前,alpha优秀的身体素质使他轻易的掐住了叶修的脖子就把他提了起来。

“看你横!还敢横!?”狰狞扭曲的笑容让红头发看起来像一只正在燃烧的野兽。他收缩拇指与四指间的距离,像是要把叶修的脖子捏碎一般。

韩文清怒睁着双眼看着叶修平日里游刃有余的操作着鼠标键盘的葱白手指惊慌的推拒抓挠,修剪整齐的指甲却没有丝毫攻击力。

身体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勃发,在蔓延,在神经里疯狂的冲撞。韩文清突然发难,好像毫不在意被擒住的双手会不会因为他过激的挣扎被扭断一样,奋力挣脱按住他的几个混混,喉咙里挤出一声被逼到悬崖的野兽才能发出的嘶吼。他一拳挥向红头发的侧脸,后者反应极快的松开叶修,用手肘抗下一击。

叶修一边剧烈咳嗽着往韩文清脚边爬了几步,喉管辣疼,冲进肺部的空气像灌入胸腔的铅水,压得他根本无法继续动作。

韩文清扫了一眼,感觉体内的东西在膨胀,叫嚣着冲出体外。韩文清跟红头发一瞬间扭打在一起,两个人像两头雄鹿一样用身体最坚硬的部分击打着对方。周围的混混自然不会袖手旁观,很快加入了混战。

按照常理说宅男的战斗力怎么斗得过混混的街头散打,更何况一对多。但是很快,几个alpha像是被捏住喉咙一样急促呼吸着退出了战局,是同类威压,而且是预示着极度危险的同类威压攻击了他们的本能。一头晒太阳的虎可能可以让你感受到“温顺的野兽”之类的信息,但一头盛怒的虎就不那么可爱了。

一股浓烈的信息素在空气里流窜,跟血腥气,和各种alpha信息素发生剧烈的碰撞。跟漫无目的的躁动信息素不同,这是真正的愤怒,像是要杀光所有人一样的敌意。一瞬间周围静寂无声,红头发也被压在地上不敢动弹。

一个alpha觉醒了。一般来说,觉醒会像遗精或者初潮一样悄悄地来,当你发现的时候,它已经在那儿了。觉醒会带来一些新的东西,例如气味或者性格的变化。但是如果它在即将成熟时候受到激化,那效果会比一个普通第二性别觉醒者应激来得激烈得多。

韩文清感觉到火烧一样的燥热,他仰头大口的呼吸,暴戾的冲动烧灼着他的神经。理智告诉他要离开这个地方,他也确实那么做了,他拉着,正确来说应该是拖着叶修跌跌撞撞的离开了那个地方。

一直到跑到两条街之外巷子里他们才停下来。

“这也太,太刺激了。”叶修气还没喘匀。“看来以后都不能去那家网吧了,那家的鼠标感觉好,还有点可惜了。”

竟然还有闲心关心这些,韩文清没有说话。

他知道刚刚压都压不住要冲破身体的是什么,不是破坏一切的暴躁,也不是燎原的愤怒,而是保护欲。

对一个本来就应该并肩而行,或者在一样的海拔不同的峰顶上遥望的,还没有第二性别的,第一性别同性,产生强烈到能作为觉醒催化的欲望。

评论(8)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