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Д  ̄)┍

首页 私信 你想干吗 归档 RSS

【双修】我觉得,我自己,喜欢我。(2)

给个个个个子的生贺,今年的你脑洞依然大。
:D叶修2依然没有正面出现,为了说明白事情,,,,,,,,,,我自己都快要忍不住了。

2.

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竟然被捆在一张审讯椅上,眼镜被蒙住,双手双脚都被禁锢着,不仅如此,前胸和大腿都被皮带勒紧,完全的动弹不得。

失去自由,甚至可能被残忍对待的现状让叶修浑身冰凉,二十几年虽跟锦衣玉食相去甚远,但也从未被暴力威胁过,被剥夺自由威胁生命的情况更是闻所未闻。颠覆认知的各种事件让他的神经变得异常的敏感,当走廊响起脚步声的时候,连从来都在精确控制之中的指尖都开始剧烈的颤抖。

遮着眼睛的粗粝布料被猛的扯掉,叶修一脸惊讶的瞪住眼前的人,一声“刘皓”差点脱口而出。

长得跟刘皓一模一样的人开口了,语气鄙夷又恶毒,“哟呵,看看我们堂堂叶秋。精神力尽失,连向导最基础的蒙眼辨人都做不到。你也有今天!”说着恶狠狠的捏住了叶修的脸颊。

这个画面跟叶修经历过的一些画面重合起来,虽然那时候他没有被绑住也没有进行这么难以理解的对话,但是他还是很奇异的冷静下来了。

“我不是你说的那个人,你搞错了。”刘皓狰笑一声,挥起巴掌狠狠的给了叶修一耳光。哨兵的力量不可小觑,叶修的一阵嗡嗡的耳鸣,嘴唇也被磕破,血顺着嘴角缓缓流下。“好啊,那这位精神纬度跟我们斗神一模一样的先生就临时替代一下我们的斗神吧,你也知道,我们嘉世可是一天都不能没有斗神的。”刘皓的语气里充满了讽刺。

“这下子嘉世民众可都要伤心死了,他们最爱的斗神竟然是个残暴的恶魔!黑暗向导!哈!多有趣的新名字!”刘皓充血的眼睛让他看起来像条饿了七天的鬣狗。“精神力爆走好不好玩?毁灭一切是不是意外的有快感?”

刘皓看他还是不说话,就从口袋里抽出一份报纸,故作认真的读起来“你看看这个,一支圆珠笔残忍杀害班里三十名学生,好好好!”说着就自顾自的狂笑起来。“还有这个,母亲将三岁幼女剁成肉酱!哈!有趣!”

叶修抑制住惊惧扭头去看那份报纸,血红色的大标题“黑暗向导叶秋精神力暴走,76名民众无辜受难!”下面是关于“是否要为S级向导进行精神力控制”,“哨兵向导是否应该存在”等等的文章。

这不是他的世界。叶修完全肯定了。力量不受法律制约的世界,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猜不透的沉默,听不懂的词汇,充满狠戾的残酷世界。

这一刻,叶修发了疯一般想要逃离这里,这是个比原来的要血腥得多的世界!面前这个人,只要是需要,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杀死自己!

根据刘皓不断挑衅和讽刺的话,叶修知道,这套审讯椅是为“哨兵”准备的。而哨兵比普通人强壮许多,所以以他的身体素质,根本不可能逃脱。无论怎么挣扎没有用,无论怎么否定自己不是他们说的那个“叶秋”也完全没有用。叶修满心绝望。

三天了,没水,没有食物,长时间无法动弹的坐姿,让叶修的下肢完全失去了知觉。长时间受力的脊椎酸痛难忍,手肘这些作为支撑的部分呈现出青紫色。之前一坐一整天的打荣耀怎么就没那么难熬呢?这时候的叶修无比怀念自己的世界。

意识模糊间听到有人在说话,叶修挣扎着将自己从漆黑的意识里拔出来,努力获取一些这个世界的信息。坐以待毙不是他的风格,无论到了哪个世界都是。

“不用问了,他的精神力不可能恢复的。”一个很熟悉的声音。

“最好能百分百保证,塔里还缺一个能量源,我可不想丢了这么个大便宜。”这个很好认,温文,带着一点小心翼翼的算计,难以置信的与他的世界里那个陶轩很相似。

“即使问也没用,根本连记忆都洗掉了。”湿滑的尖酸的,是刘皓的声音,“完全没反应更让人不爽。”刘皓轻蔑的啐了一声。

“这是个好消息,除了他自己,谁会去研究却邪上面有没有被动过手脚?”陶轩的话里带了笑意。

又来了!那种颅内有什么被拨动的感觉!叶修一阵紧张,但是两天水米未进的身体却半点反应都没有,紧张的吸气让干咳的呼吸道一阵灼烧般的疼痛。

门突然开了,几个人走了进来。

“和生理需求作斗争玩的高兴吗?我们敬爱的斗神。”刘皓又在进行着语言攻击,真是不厌其烦。

“……你要是……肯在正道上下点功夫,我会更高兴。”叶修忍不住开口,干涩的舌头好像在跟砂纸磨擦。

“哈哈哈哈真是一如既往的爱指点,不用担心,很快你就不用再操心了。”刘皓有些咬牙切齿,很快便摔门而去了。

剩下陶轩,关榕飞两个人。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陶轩叹了一口气,“叶秋,如果你不那么固执,我必定不会做到这一步。”陶轩有些吞吐,这个快要接近十年的好友,一起经历了那么多风雨才走到今天,竟然到现在才发现原来所谓的默契都只是表面,两人的追求并不相同。

“沐橙会好好的,”犹豫了许久,有些不忍,但陶轩还是说出了口。“再见。”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陶轩走出门口之后,关榕飞靠近叶修,明显是全身紧绷着,余光悄悄瞄着门口,速度很快的把什么东西塞进了叶修手里。他动了动嘴唇,还准备说点什么。

“老关。”突然陶轩出现在门口,眼神里有戒备。

“没什么,只是想说几句话。”关榕飞明显不是做亏心事的料,转身面对陶轩,把叶修挡在身后,明显的整个人都绷紧了。

陶轩也是看出来了,慢慢踱了过来。“藏什么呢,叶秋有他的归宿,他的命运你也看到了。失去力量,被所有人指责,唾弃。”这时候,陶轩温文的语气显得很有令人信服的味道。“难道死亡不是解脱一切的最好归宿吗?”

关榕飞沉默了,这时候,他背后突然传来“当”的一声金属落地的声音。

tbc

评论(6)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