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Д  ̄)┍

首页 私信 你想干吗 归档 RSS

【双修】我觉得,我自己,喜欢我。(6)

竹竹子先吃一记我的更新!
过了这么久终于亲上了!

6. 这个世界真是到处都是没见过的玩意儿,磁悬浮科技吗?或者是反重力的科技?叶修心还没大到在逃命的时候看风景,但是在别人怀里啥都干不了只能强行看风景转移注意力。

有趣的是,自从两个人抱在一起,两人的通感就没停过,连脑内的碎碎念都听一清二楚。向导在脑内交流里说这是一种精神连结的方式,本来应该是未结合的哨兵和向导两种人之间的连结。

哨兵和向导各分为四到五个等级,A级最高。叶修是现知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能力突破A级的向导,而突破A级的哨兵却不少,比如说王杰希韩文清黄少天一类人。听到这些熟悉的名字,叶修哧的笑出声,另一个叶修低头瞄了他一眼。

叶修问到向导和哨兵分别擅长些什么,向导叶告诉他哨兵是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都极度敏感的群体,而向导则是用精神力驾驭这些野兽的骑手。

其中最厉害的猛兽叫作黑暗哨兵,是指能力突破A级,却长期没有选择跟向导结合的A级或以上的哨兵。他们的五感会不受控制的不断膨胀,直到听到超声波和次声波,看到红外线和紫外线。他们通常暴躁或者纵欲,这不应该怪他们,毕竟总需要有什么方法发泄他们躁动的知觉能力吧?

与此对应的优秀向导少得可怜,而眼前这个居于首位的向导完全是个不婚主义者。 不愿意分权,难道是个独裁者?并不是。

这个世界的政治是以塔为中心的,每个战区之间的关系相当于语言和生活方式有点相似,但政治独立的国家,相互牵制的和平相处着。

这决定了叶修不能“嫁给”其他战区的哨兵,叶修转述这件事的时候说的是“娶哨兵”,但叶修则无师自通的把这句话纠正成“嫁”。向导叶修察觉到他的想法,狠狠的把他甩到肩膀上。被顶了胃的叶修呼吸一滞,强压着痛呼低喘了一声,一旁的关榕飞吓了一跳,不明白这两人一路上都一声不响的,为什么突然间就翻了脸。

报复完之后,叶修还颇有闲心的折了一根草梗叼进嘴里,估计是烟瘾犯了,然后开始继续讲故事。既然连没说出来的都瞒不住,那就干脆和盘托出。 从嘉世建立之初,到现在内部的岌岌可危,从中经历了很多背叛和心计,这里的叶修和荣耀的叶修一样,简直心大到不行,一味的退让终究酿成众叛亲离的悲剧。

叶修听着就想起了自己的经历,不禁嘲道果然天下无敌的英雄都是苦情的,跟他通着感的叶修在他的回忆里遛了一圈。虽然不完全懂,但也不得不感慨,从旁观角度看这不要脸果然跟他一样已经进化到了欠揍的地步。难怪之前遇着韩文清王杰希他们,面对着他这么个A+级向导香饽饽,却都是一副要揍死他的态度而不是要操死他的态度。

叶修自然也感觉到了他的想法,心说你空有一身好骑术,结果是没有马愿意给你骑啊。

这话说的,有够损的,一句话直戳单身狗的痛处。叶修挑眉,挑衅一般在脑电波里说马上逮着机会就给你骑一个看看。

说着已经翻过了嘉世的围墙,叶修在五十米外停下来,把肩膀的人放下来,他嗓子受毒暂时说不了话,只能由叶修跟关榕飞解释。

“他说……我们出了这里就可以去隔壁那个还没有归属的小战区,可以脱离嘉世开始新的生活。”叶修感觉这话好像有什么不对,好像他跟另一个他早已经忘年交不分彼此了似的。不过说到底也是另一个他,事实上真应该分彼此吗?这种情况简直闻所未闻。

“等等,你们在……通感吗?”关榕飞满脸的震惊,甚至有一些……惊喜?就像看到千机伞那一瞬间一样。“怪不得一路上都没有人说话!我以为你们只是在敌对,不便于透露信息!”

关榕飞眼都不舍得眨一下的围着叶修转圈,“叶秋来了嘉世这么些年都没能遇到能跟他的精神纬度相配的人!今天竟然!天哪!”声音不受控制的上扬,一旁的叶修不得不上前一步捂住他的嘴。

叶修继续尽职尽责的转述:“之前陶轩是没空管你,等他有空了指不定会用什么方法对待你,所以带你走是比较适合的选择。但是到了这里,就可以选择你自己的去处了。”

关榕飞一副“你在逗我吗”的表情,挣开叶修的手,尽可能压抑着的声音还激动的发抖。“我怎么可能走!怎么可能!你遇到了能匹配你一百分之0.37裕度的哨兵!哦!可能不是哨兵,不过管他呢!你知道这有多难得吗?我绝对不可能离开他一步的!”说着视死如归一样攥紧了叶修的手。

两个叶修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里读出了果然如此的意思。果然关榕飞还是那个关榕飞,哪里有值得研究的对象,他就在哪里。

向导叶修闭眼感知了一下周遭,精神触手七拐八拐找着在边缘巡逻的一个低级的哨兵,大概是接近C级的样子。估摸了一下剩余的精神力,叶修决定向这个哨兵出手,秀一下他引以为傲的“骑术”。绝不能被看扁了!

叶修跟关榕飞转达了你们的叶秋大神要去装逼了这个信息,正要转身去炫一身“骑术”的叶修回头白了他一眼。

而后叶修像一头黑豹一样窜了出去,划过草丛却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借着乱石伪装慢慢的向哨兵靠近。留在原地的叶修屏气凝神,心想这伏击能力也是牛逼,竟然连脑内想法都静默掉了。

快要到达目标的向导身形明显一顿,速度很快的折返回来。

“……这就完了?”叶修奇怪的低声问关榕飞,后者耸肩表示不知道怎么回事。

话音刚落,向导已经回到眼前,叶修正想张嘴问他怎么回事,却被堵住了嘴。

叶修震惊的瞪着近在咫尺的脸,虽然脸长得一模一样,却丝毫没有猥亵弟弟的感觉,应该说根本没有想起自家弟弟。一个拥有着绝对领导气场的自己,脸上还保持着伏击时的谨慎神色,双手扳住他的脑袋,就这么吻了过来。 叶修的嘴唇因为长时间的囚禁而缺水起皮,而对方的嘴唇也好不到哪里去,但是除去这些,柔软而温暖的触感莫名的能让人感到安心。

对方似乎有点不满于干燥的摩擦,于是开始探出湿润的舌尖轻柔的挤开叶修的唇缝,叶修下意识的张开齿列将湿滑的舌头纳入了口中。叶修惊讶于自己根本没有生出初吻被强行夺走的膈应感,一切就像吃饭的时候将勺子放进嘴里一样自然的发生了。

原来这就是跟自己接吻的感觉。

他们身高相仿,不,应该说一模一样。叶修自然的用还留着手铐红痕的手臂松松的环住对方的腰,他们呼吸节奏与平时无异,没有像热恋情侣一样啃咬吮吸,只是单纯的慢慢交缠。没有窒息感,没有掠夺或者索取,似乎只是唇齿相依,安静的相互感受着对方的存在。 叶修能感觉到似乎有些不同寻常的热度从对方带有些草梗香的唇齿开始蔓延,像浸入皮肤的温水,温温润润的滑进脑海里,慢慢积累起来。

虽然很舒服,但是叶修还是升起疑惑,干嘛呢这是?

“临时的精神结合。”对方通过逐渐增强然后回复平稳的精神桥梁回答道。

松开手之后,叶修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他们在关榕飞面前热情拥吻了!血不受控制的冲上脸颊,叶修觉得自己厚的出奇的脸皮都要被蒸软了。侧头一看才发现关榕飞根本没有任何尴尬,反而是一脸的狂热,如果叶修能读到他的心思,肯定会被那些不能描述的内容刺激的不轻。

知道内情的叶修观察了一下“自己”脸红的样子,没想到竟然还有几分可爱。想了一下之后马上就笑了,看来自己是真有点自恋了,看来之前朋友的吐槽倒也不全是气话。

而另一边叶修只顾着害羞了,却错过了从知道内情的叶修脑子里get到关榕飞狂热原因的机会。一把把怀里的向导推开,用眼神催促他赶紧装逼,装完走人。

于是后者从善如流的又滑了出去,这一次叶修发现,原来向导伏击的时候脑内活动是这么丰富的。

tbc

评论(12)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