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Д  ̄)┍

首页 私信 你想干吗 归档 RSS

【韩叶】作妖(中上)

确认盟友身份后的一人一蛇交换了名字。

“我叫韩文清,霸图佣兵。”

“叶修,是条会说话的不知道什么品种的蛇。”

这不是废话吗。韩文清脸黑下来瞪了他一眼,但心知叶修是不想说,所以也不追问。

在恢复了点体力之后,韩文清循着来的路去找那群人的尸体,叶修悠悠的游在他身边。

平日里这片冷血区只要踏进一步就会被不知从哪儿窜出来的毒蛇咬的七窍流血,这次却连蛇的影子都没见着,大概是身边这丫的缘故。想着,韩文清看了地上的叶修好几眼。

黑亮的鳞片在夕阳的反射下微微闪着红光,蛇是一种对地形适应性非常强的生物,上树下海都不是难事,会在空中滑翔的韩文清也都见过。这一条倒是动的懒懒的,估计那腰长这个粗细虽然不难看,但也不会是标准身材,这跟水蛇腰也是相去甚远。

“诶嘿,韩先生,你这么老盯着我,我会以为你要攻击我,还这么严肃,就差吐个舌头了。”叶修挂上了旁边的一棵乔木,粗壮的腰身刮的树皮上的苔藓簌簌的往下掉。

韩文清没有分叉的舌头,不会吐舌也不会理会他瞎说。冷哼一声,没管他,继续在周围寻找着目标的痕迹。

“或者……”叶修悄无声息的松开一根树杈,精准的垂首,尖翘的吻部离韩文清的鼻尖不过一个拳头的距离。

“你要向我求偶吗?”夕阳里一丝暖光滑过叶修的眼睛,韩文清惊讶的发现他除了金色眼圈之外,还有一双透亮的红色眼眸。

韩文清忍了再忍才没有把叶修掼到地上去,没几个人能那么轻易的让他感到生气,即使发现张佳乐伙同白言飞偷偷往他的水里兑伟哥时都没那么生气过。

韩文清深吸一口气,当务之急是确定目标全灭,否则万一有人通风报信可就功亏一篑了。

最近这一票干得有点大,雇佣兵的信条是金钱至上,拿东区的佣金干翻了西区毒枭大头的运输线,西区估计对对家已经是恨不得啖肉裘皮。沾毒的都是亡命徒,自然不会放过他们,即使他们只是拿钱办事而已。韩文清作为一队之长,走投无路之际断然让兄弟们先走,选择独自一人将目标引入冷血区,那一刻队友看队长的眼神里的悲壮韩文清一辈子都会记得。

想着,韩文清又看了眼游动得不费力却非常迅速的叶修。奇英还太年轻担不起大旗,要是没这家伙的出现,估计霸图就要群龙无首了。

叶修敏锐的发现了他这一眼,头向着他一歪,估计又要调侃一通。

韩文清瞬间急火攻心,身体比脑先一步做出了反应,迅速的飞起一脚将叶修刚抬起来的头踩进了湿软的泥地里。

叶修:“……”

一下子清静了。

叶修很想用前阵子在网上学到的那句话来形容现在的心情,“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这人性格也太耿直了点,一点对救命恩蛇的宽容都没有,叶修一边把头从泥里拔出来一边腹诽。

韩文清脱离追杀之后没跑多远,所以没走多远就找到了西区毒贩子那帮人的尸体。现场惨不忍睹,短短小半个小时,有些明显是遭受毒液腐蚀的尸体横七竖八,七窍流血的尸体也不在少数。

夕阳里的雨林光线暗下来,血渗进潮湿的腐叶堆里一点影子都见不到,纠缠叠错的树杈投下暗色的阴影,像是会吃人的巨兽张着血盆大口。

花了十几分钟终于确认了全部17个目标的死亡,韩文清松了一口气,他将尸体的外衣扒掉,将有用的东西收集起来,没用的东西集中埋葬。湿热的雨林里,任何尸体都不可能保存多久,丰富的微生物活动能让尸体连骨头都不剩的化为优秀的肥料。到时候,所有痕迹都会消失,就像从来没有人来过一样。

夜幕降临,今天不是满月,周围只剩下一片微弱的星光。

雨林地面非常的潮湿,昆虫和小生物很活跃,因此韩文清在天色完全黑下来之前找到了一处比较适合睡眠的树杈安顿下来,还用搜刮来的绳索做了一张简易的网。

叶修理所当然的跟着爬了上来,韩文清感觉到身边的绳网一陷,却也没有理会,只管睡自己的。

但是身边的声音却悉悉索索的响个没完,韩文清闭着眼循着声音准确的一把揪住叶修的尾巴。

“不睡觉就给我滚下去!”

叶修不动了,过了一会儿颇有些委屈的小声说:“绳子太细了,有点勒。”

韩文清无语的皱眉:“是你太重了。”

叶修切了声,稍微动了动,慢慢的爬到他身上。

“我看这片胸肌不错,让我感受感受。”

韩文清顿时一怒,手一抬就要把他掀到树下去。

叶修一边唉唉唉的叫唤着一边赶紧爬过来盘住他的手臂,语气七分贱兮兮三分委屈的:“说好的救命之恩呢,就连枕一枕都不行。大男人的这么小气,注孤生啊。”

“再闹就把你扔下去!”

“好好好,我不动了,别动手!”

叶修把脑袋搁在韩文清胸口,真的就不动了,夜色的微光下叶修的眼珠子有微弱的反光,韩文清能感觉到他在看他。刚把手搭在自己肚子上,不想却摸到了一手凉凉的鳞片。

韩文清下意识的抚了抚手下细细的鳞片,冰凉顺滑的手感让人上瘾。叶修似乎被摸的很舒服,竟然像猫一样把身子弓起来往韩文清手里送。

韩文清从来都对蛇没有什么好感,特别是亲眼见识过张佳乐那次痛得死去活来的中毒之后。但是他对手下这条漂亮的黑蛇却没有半点不适,甚至还想到要是以后相处下来能在炎炎夏日抱着睡还挺惬意。

正胡思乱想着,手就顺着蛇身一下一下的往后捋去,蘸着凉意的平滑触感很有催眠作用。这时候,手指却突然被一条凹痕绊了一下,刚酝酿的睡意瞬间消散。

在凹痕边上摸了几遍,发现应该是一条伤痕,思考了两秒之后韩文清一哂,突然明白了是自己在悬崖边那一刀切出来的伤口。锋利的M9军刺,不说削铁如泥,但剃一张蛇皮还是绰绰有余的。

这时候本来连呼吸都轻的几乎听不见的叶修喉咙里咕噜了两声,好像在不满他突然停手了似的。

真的像猫一样。

因此韩文清从善如流的又摸了起来。

当然,小心得避过了那条刀伤。

明天等队友找到他以后再给叶修上药好了。一边想着,韩文清最后瞅了一眼放在旁边,被改装成发信器的对讲机,闭上了眼。

tbc

预告
张佳乐握枪的手轻微的颤抖起来,这是在他的用枪生涯里几乎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下来!”张佳乐歇斯底里的吼,眼里充满了血丝,没有谁比他更痛恨这些冷血畜生了。

黑蛇嘶嘶吐着猩红的舌,完全拱起的背部昭示着他的敌意。张佳乐毫不怀疑他下一秒就会弹起来将钩状的牙齿送进自己的肌肉里。

评论(21)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