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Д  ̄)┍

首页 私信 你想干吗 归档 RSS

【韩叶】作妖(中下)

中下

茂密的树冠晒落了几缕清晨的暖光,露水要掉不掉的挂在叶尖上,又被暖阳蒸成一丝晨雾。

叶修侧了侧头,一脑袋拱到了韩文清的下巴上,后者敏锐的惊醒过来。

韩文清快速的坐起来观察了一下周围,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动静,于是转向叶修询问:“怎么了?”

“有人来了。”叶修含糊的嘟囔一下,却懒洋洋的一点没有要从韩文清身上下去意思,明明夏天并不存在取暖化僵的需要。

在饱满的日光下,韩文清能看见叶修身上的那条刀伤,内里的粉色嫩肉都清晰可见,他却似无所觉。

韩文清皱了皱眉,倒是没把叶修从身上卸下去,扛着这么条大蛇从树上爬下来还是有些难度的,但他愣是没说什么。

不一会儿,直升机的声音由远到近,张佳乐和林敬言垂着绳索降下来。

“队长!”两人没想到还真能再次见到他们的队长,不是被毒液腐蚀的或者被子弹打穿的尸体,是活生生的,站着的队长!

可是还没等两人跑到跟前,就看见了盘在自家队长脖子上的好大一条黑蛇!

两人的神经瞬间从喜悦中抽离,进入到一级战备状态。该死的,失而复得的队长就在眼前,怎么可能容忍他再有半点闪失!

那黑蛇按体型来看完全是蟒蛇的级别,但蟒蛇从来就没有纯黑色的,因此这家伙肯定是冷血区里出来的怪胎!

张佳乐一个紧急刹车,双手在腰后一抹,两管改装过的沙鹰就已经握在了手里,动作快得只剩残影。

本来安安静静盘在韩文清脖子上的蛇头抬了起来,血色的眼眸盯住张佳乐,冷血野兽的气息悄然铺散开来,杀气似有生命般延伸、靠近,几乎要扼住猎物的咽喉。

张佳乐握枪的手轻微的颤抖起来,这是在他的用枪生涯里几乎没有出现过的事情。

“下来!”张佳乐歇斯底里的吼,眼里充满了血丝,没有谁比他更痛恨这些冷血畜生了。

黑蛇嘶嘶吐着猩红的舌,完全拱起的背部昭示着他的敌意。张佳乐毫不怀疑他下一秒就会弹起来将钩状的牙齿送进自己的肌肉里。

就在一触即发之际,韩文清突然擒住黑蛇的蛇头顺着他盘踞的方向把他扔回了肩膀上,就像绕一条围巾那么随意。

张佳乐和林敬言完全呆住了,两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蛇十分自然的绕回自家队长的脖子上,还把头搁在队长头上,身上的杀气瞬间荡然无存,好像刚刚的杀戮预感是错觉一样。

“走吧。”韩文清没有要解释的意思,只是大步流星的朝直升机垂下的软梯走去,路过他们身侧的时候还示意他们跟上。

张佳乐的手臂还保持着平举的姿势,两眼瞪得铜铃一样大追着一人一蛇,身子都忘了扭过来。林敬言比他好一点,只是僵着手习惯性的要扶一扶眼镜,却因为出任务没戴而摸了个空,转而摸了摸鼻子。

在身后两人看不到的角度里,韩文清警告般捏了一把蛇尾。只要有眼睛都能看出来张佳乐是他队友,更别说叶修这丫有多精,因此韩文清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这家伙又在恶作剧。

叶修嘶嘶的吐气,连忙低声保证不玩了。

“所以这是捡的?”张佳乐的声音吼得有点跑调,跟林敬言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见了不可置信。

“以后会跟我呆一段时间。”韩文清难得耐心的多解释了一句。

一旁的张新杰给韩文清的伤腿缠上绷带,扶了扶眼镜之后语气平平的建议让他休息,有什么事休息后再说。

张佳乐和林敬言是没意见的,只能看着队长挺直腰杆在座位上小憩,手下还盘着那条蛇。

那蛇虽然是很没型的摊在韩文清的膝上,但是跟懒散的姿态相反,眼睛却是一错不错的轮流审视着眼前的这几个人,不过身上是一丝杀气都没有了。

反而……让人感觉有点在嘲笑的意味。

张佳乐督了一眼蛇的嘴角,这该不是在笑吧?

吓得他一激灵。难不成是成精了吧!

tbc

没办法总觉得断的节点不太对于是加多了一章。。。

预告

叶修高仰着蛇头簌簌的抖,殷红的口腔大张着,只能发出嘶嘶的抽气声。颀长的蛇身不断的在床上扭动翻滚,尾巴抽在床头柜上发出一声巨响,木板应声而断。

韩文清安抚无门,只能用力将叶修的脖子按在怀里,想减少一些撞击,免得他受伤。

黑色的鳞片翻滚起来,像浪潮一样从蛇头翻滚到蛇尾,同时身长开始极速收缩,腰身则像吹气球一般鼓胀起来。

评论(16)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