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Д  ̄)┍

首页 私信 你想干吗 归档 RSS

【韩叶】作妖(下)

张佳乐现在觉得,以为那条蛇是冷血杀手的自己简直就是个傻逼。

那天队长把那条黑蛇捡了回来,几个霸图首脑聚在一起给这桩生意算分红。几个人看着那蛇偷溜进厨房的时候都没打算吭声,只有韩文清大喝了一声“叶修!”众人这才发现这“捡”回来的蛇连名字都起好了。

那蛇没理会,还是往厨房里钻,韩队长黑着脸去找他。前脚刚踏进厨房,里面就发出哐铛一声瓷盘子摔碎的声音。剩下几人面面相觑,过了几分钟没见自家队长回来,几人就心照不宣的站起来往厨房走,刚一探头就看到了诡异的画面。

他们威风八面的队长正任劳任怨的弯腰收拾着碎瓷片,那盘子是从急冻层里掉出来的,张新杰记得那是他们临走之前拿来装冷藏整鸡的盘子。

那条名叫叶修的黑蛇整个身子横在厨房里,占了不少空间,还有一小段尾巴藏在打开的冰箱门缝里。腰和脖子则盘在料理台上面,脑袋垂着好像在……好像在观察什么?

几个人也大概猜出了是什么事,他们几人坐飞机回来,飞机餐虽然不怎么样,但也算是能填饱肚子,但是被托运的叶修就吃不上什么了。说到底,还是他们逼得叶修饿极了偷鸡。

可是……一条蛇在全神贯注的看外卖单子这种画面,真是太诡异了点。

因此到了后面,就变成了四个人围在茶几边上讨论正事儿,一条大黑蛇盘在饭桌上吞烤鸭。

林敬言试探性的问过,蛇吃东西连味道都不尝,还让他吃烤鸭,那不是暴殄天物嘛。韩文清表示那蛇救过他的命,吃好点没什么错反正他不差钱。当时林敬言就吓得扶了扶眼镜,这次没扶空,但是眼镜反而被扶歪了。

先不论蛇是成精了主动救人呢,还是阴差阳错搭了把手。就说“他救了我一命”这件事对耿直的韩队长有多大的影响力?

佣兵的世界观里没有太多律条,只有一条,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然而这也是个血性的世界,恩怨人情比一纸法律还要有约束力。更别提有恩必报对东北汉子来说简直是生来的天性,要愣是欠着人情不还,估计一辈子都不会安心。

张佳乐听了全程,不由自主的开始发散思维:那蛇如果是条母蛇,还不幸看中了他们队长的话,估计队长真会把他当老婆照顾一辈子。想着想着就被自己吓得瑟瑟发抖。

散会之后他们各自告别回家,接下来是两个星期的假期,供所有人休息整顿,补充枪火弹药装备,也见见家人朋友。

现在他们在B市,这里有另一个组织可以替他们解决掉后续的麻烦。对于霸图的队长来说,还有很多事等着他去面谈,估计明天还有的忙。

安排好后续的事情之后韩文清将手机随手一扔,躺倒在床上。死里逃生之后还没休息透就往回赶,一躺下来,从心底一直透到皮肤上的疲惫直接抽掉了他身上多余的力气,根本一动都不想动。

叶修也悠悠的爬了过来,正想往床上爬,韩文清制止了他。

“先去洗一洗再上来,你一整天都在地上爬。”回到自家的韩文清突然就居家了很多,完全不像叶修之间看到的那个风餐露宿的佣兵头子。

“你不也没洗,我会点外卖,还能跟你说话,你还是不把我当人看?这歧视得太没天理了吧?”这也太能扯了,不就是水里滚一滚的功夫,非要扯出人道主义的大旗来当借口。

“洗不洗?”韩文清撑起半边身子,浓眉一竖鹰眼一眯,杀气顿生,颇有不洗就把你做成蛇羹的意味。

“诶嘿,凶什么!洗就洗呗!”话音还没落,叶修一下子窜了起来,飞快的辗过床的一角,将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给一把叼了去,扭了两下就溜进了浴室里。

韩文清:“……”

韩文清毫不怀疑叶修闹起来会拿他手机当橡皮鸭子使,到时候手机里的资料可都得泡丢了,所以他只好带着浑身的怒气爬起来追过去。

叶修半个身子巴在水龙头上,手机已经让他给扔到了马桶盖上。

叶修见韩文清真的给他钓过来了,心里一乐,发现逗他总有种捋虎须般的快感。

叶修扭了一下把自己从水龙头上卸下来,脑袋搁在浴缸边上巴巴的看着韩文清,“来来来,赶紧给哥开开,没手没脚的太不方便了。”没想到后者一转身就出去了,叶修还愣了半晌,直叹人类没心没肺白眼狼。

可一转眼韩文清就又回来了。

他一直没留意,原来叶修脑袋上都沾了土,估计是粘得紧了,没有手脚的,也蹭不下来,看着就觉得怪难受的。

韩文清没有多想,把手机放好之后捋起袖子就开始给叶修放水。

打好了一手的泡沫,韩文清开始帮叶修搓掉鳞片上的脏东西,叶修大半身子泡在温度适中的水里,舒服得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想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会说话啊。”

“随你,爱说就说。”韩文清小心的把他伤口刚结痂那段身子拖到干的地方放好。

“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叶修挪着脑袋找舒服的地方,最后搁在了韩文清的大腿上。“十来年前一觉醒来就给人搬到了B市的动物园里,呆在玻璃箱子里好几年,你都不知道那有多憋屈,小得脖子都伸不直!”说着,叶修蜷起身子比划了一下箱子的大小。

“不过有吃有喝的送到嘴边,也不算太差。”叶修咂咂嘴,“不过比起你这儿的伙食那可就差得远了。”

韩文清哼了一声表示对懒蛇的鄙视。

“那时候听人话还听的一知半解,还隔了层厚玻璃,听都听不清。但是后来他们给我换了个工作——毕竟一条连名字都没有的蛇放在一堆品种来历完完整整的蛇里,不是很尴尬?”叶修晃荡着脑袋嘲笑工作人员反射弧极长。

“后来给人抱着拍照,差不多十年吧,遇到了各种各样的人,有趣得紧,大惊小怪的时髦阿姨,把小孩当猴子带老爸,尝新鲜的小情侣,还有些就为了拍一张照片发朋友圈的妹子。那时候我就这样——”说着,叶修从水里爬出来,整个挂在韩文清的身上,头贴着他的脸。

韩文清把他揪下来擦干,然而自己身上已经被蹭湿了一片。

“后来他们算着我到了快要狗带的年纪了,就把我送到爬行生物研究所去了,那里我遇到了个实习妹子,声音甜甜的总跟我说话。我从来没在他们面前露过牙,反而挺好奇他们那些仪器,遛来遛去的看,后来他们也没研究出什么,也就把我当宠物养了。”韩文清把叶修搬到了床上,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毕竟叶修乖乖去洗澡也是为了爬上床来,辛辛苦苦洗了澡自然就不能再回到地上去了。

换掉了湿衣服之后韩文清也躺了下来,叶修又爬过来枕着他,他也就由着他了。一人一蛇一躺下来就觉得累的不行,叶修嘟囔了一句睡前故事下次再说就沉入了梦乡。

第二天叶修嚷嚷着要吃牛排,哪里会有西餐牛排外卖送的?因此韩文清不得不去超市买了几块腌好的牛排回来煎。一人一蛇毫无违和感的在一桌子边“坐”下来吃起了牛排,叶修用吞的,吃得很快,吃完两块之后还爬到桌对面巴巴的望着韩文清——叉子上的肉。

韩文清督了他几眼,把刚咬了一口的牛排递到他面前,后者咧着嘴一笑,一口就吞掉了。

吃完午饭一人一蛇还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其实我大概知道我要找什么,我在研究所的时候见过那东西。”

“恩?是什么。”

“应该是个易拉罐子装着的,饮料吧。”

于是晚上,韩文清跟接手任务的组织接了头,就在组织的地头——一家叫Micrograss的酒吧里。最后还在酒保的推荐下搜罗了一堆易拉罐的饮料,从德国黑啤到调酒Rio,绝对的齐全。

回到家里一排罗列开来,叶修尾巴一挥,全都开了吧,一罐一口!

最后喜闻乐见的,才第一罐喝了一口就倒了,整一条死蛇一样瘫在床上呼呼大睡。

韩文清无奈,收拾残局之后将饮料名字记下,打算慢慢试。

最后抱着那条毫无知觉的蛇躺回床上,思绪不由得拐到了找那罐饮料的原因上。他心里有猜测,但思来想去还是没法想象找到了之后会是什么样子,最后只得缓缓睡去。

就这么相互陪伴,日常小打小闹,相安无事的过了一个星期,这天张新杰过来拜访,顺便带了点饮料食材一起打空调火锅。

叶修在一边爬来爬去,韩文清估计他是馋的,就夹了几块肉喂给他。张新杰关注点不同,他敏锐的发现韩文清没有半点担心叶修会靠近火锅的意思,也没有叶修会撞翻餐具的担忧。一来一往的喂食没有半点语言示意,也没有咬到手的担忧。

一个星期到底有多长,竟然可以保证一条小腿粗的蛇在放满食物的桌上爬而不影响他们吃饭?这种默契程度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不过一向谨慎的张新杰没有贸然提出疑问来,只是聊了些日常。

然而张新杰拿出饮料的时候,叶修眼都直了,极力抑制下才没有吼出人话来。

韩文清注意到了叶修的反应,斜督了他一眼,不动声色的倒了一杯放到了一旁的凳子上。于是叶修放弃了火锅,悄无声息的爬到桌子底下去了。

两人吃的差不多了,简单收拾了一下之后转移到茶几上准备谈公事。在此之前,张新杰要饭后漱口,这是他的习惯,据说饭后漱口刷牙能避免80%的细菌滋生,比每天多刷三次牙都要管用,因此他过来吃饭还自带了牙刷和杯子。韩文清对此见怪不怪,只是拿了纸笔坐着等他回来。

这时候卧室里突然间传来一阵拍打声,噼啪几声力度速度都不一样。明显是慌乱的敲打,韩文清心里一紧,难道就是这么巧,一喝就中了!没有多想,韩文清马上跑回了卧室。

刚推开虚掩的门就看到叶修在浅灰的被褥上抻直又蜷曲,周围还散落着些黑色的片状物。韩文清心里一紧,到底什么情况能让叶修鳞片都蹭掉了一床?连忙一边低声喊着叶修的名字一边靠近查看。

叶修高仰着蛇头簌簌的抖,殷红的口腔大张着,只能发出嘶嘶的抽气声。颀长的蛇身不断的在床上扭动翻滚,尾巴抽在床头柜上发出一声巨响,木板应声而断。

韩文清安抚无门,只能用力将叶修的脖子按在怀里,想减少一些撞击,免得他受伤。

黑色的鳞片翻滚起来,像浪潮一样从蛇头翻滚到蛇尾,同时身长开始极速收缩,腰身则像吹气球一般鼓胀起来。

韩文清几乎抱不住了,稍微一用力,摸到的鳞片就随着手的摩擦整片整片的掉落下来。虽然心里有强烈的预感,但是看着落了一床的鳞片,心脏还是像被悬空了一样,紧张的等待着宣判。

怀里的生物很快的成了形,整个过程不过几秒。

成年的男性身躯窝在韩文清的怀里,跟乌黑泛光的鳞片相反,人形的叶修皮肤苍白到发亮,脸抬起来之后不是痞痞的混混,或者反骨的少年,韩文清发现他竟然是“清俊”的。

叶修还有点喘,眼睛里泛着疼出来的水光,手脚不太适应,或者说其实根本不会用手脚。只能手脚并用的缠着韩文清趴在他胸口上。

韩文清一手拍亮卧室的灯,一手还环抱着他的腰免得他滑下去。

“韩队!”这时候张新杰终于发现异常追了进来,只是没想到会看到如此劲爆的一幕。

年轻男人全裸着覆在自家队长身上,韩文清一条腿曲起来被男人两条白花花的腿夹着,某个尴尬的部位紧贴着他的大腿,一条对比强烈,古铜色的手臂横过来握住侧面的腰线,看起来相当的契合。

韩文清难得有些尴尬的咳一了声。

张新杰非常识趣的说了句“有事喊我”之后便退了出去。

屋里,韩文清慢慢的抚摸着叶修的后背等他缓过来。

“我去……疼死了。”叶修低头,毫不客气的把眼泪都蹭到了韩文清的黑背心上。

缓了一阵子,韩文清没说话,叶修也不说话,实际上他快要睡着了。

韩文清手臂稳稳的环着怀里的男人,感觉有些怪异却又很安心。他从15岁就开始出生入死,谈不上看破红尘,但是非常肯定的是,对于他们这类人,如果希望一个人幸福,那就应该竭力远离他。所以韩文清除了战友之外几乎一无所有,这也是他能全身心的坚持建设这个队伍的原因之一。

他从来没有跟谁在安稳的氛围里靠的这么近过,即使是柔软脆弱的女人,也有天真烂漫如一纸白书无法让人放心的,或者暗怀异心一举一动都有二重意思更不让人省心的。回想跟叶修的相遇到熟识,韩文清自己也说不清这份信任从何而来,最后只得怪罪到人类与大自然天生的亲近上。

等了挺长一段时间,叶修喉咙里都发出了轻微的呼噜声。韩文清黑着脸把他从自己身上掀下去,但可能是气氛太过于安逸,他不自觉的轻手轻脚起来,所以叶修滚到床上之后直接就睡得四仰八叉丝毫没被打扰到。

韩文清跳了几步穿回自己跑过来时踢掉的拖鞋,走了几步顿了一下又折了回来,给叶修掖好了被子。

等叶修醒了,问问以后他的打算吧,他要走,定不会留他,家里从来都只有他一个,早就习惯了。

但如果他要留下,那定不会赶他,毕竟要习惯多一个叶修,肯定不会比习惯孤独更难。

end

我去,终于end了,像初中写作文一样,看着900字苦了脸,但是一写起来就龙飞凤舞停不下来。

叶修还没说完的故事关于苏沐秋,不想虐所以直接打断了。

那个饮料,猜猜是什么,猜对送番外?

评论(30)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