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Д  ̄)┍

首页 私信 你想干吗 归档 RSS

【韩叶】滴滴司机没有拒载权利(上)


叶修最近生意萧条,感到十分的寂寞。

叶修是西城区的一个——的士车司机,说是西城区并不准确,毕竟城区分界在的士车师傅眼里就是个屁。

生意萧条?哎,别提,最近的士可越来越难做了。站路边玩手机的可不都是等车的吗?为嘛没生意?这不是那什劳子滴滴横行霸道嘛!

“简直气死人了!我跟你讲,我滴滴urbe神州什么的全装了一遍!但是单程价啊,那叫一个低啊!自动分配那单子可不科学了,有时候硬要你跨半个城去接客,取消还要扣钱!你说气不气人!”

以上来自一位自称最低接单价永远不低于20的黄姓的士司机采访内容的部分截取。

要说回我们的叶师傅,年芳22,年轻的很,却已经在的士行业里浸淫四年了。什么?拿牌一年之后才能入行?哦呵,您听说过黑的(di)吗?

帮一些不太方便暴露在公众视野里的人运些见不得人的东西那种,客户有黑有白,有活的,还有很多……差点活不了的。他们什么区域都可以自由出入,要问怎么做到的,那叶师傅会先抽一口烟,然后眯缝着那双狐狸眼,告诉你他会飞天遁地。

至于为何叶修会进入那个行业,那可要从四年前那个新年开始说起。

叶修15岁开始玩车,仗着自家资金雄厚,车说买就买,说改就改。叶家家大业大,父母无心当保姆,竟然也没发现大儿子的零花钱花的特别快。

后来叶家提倡早早出门创业,叶修便开着一辆其貌不扬,实际上内部已经换了个遍的力狮远走杭州。

在那里度过了一段打遍天下无敌手的舒爽时期,那时候,西湖那一带,凌晨到早上5.都是涡轮声不断的。

后来嘛,玩车就是烧钱,能搞这一行的人不是富二代就是暴发户,那时候有个姓陶的富二代看中了叶修的能耐,以他为中心拉扯出一个车队来,天天“西湖见”,日日“赌一叶”。

哦,叶修的车子一身黑,本来应该叫什么飓风什么之类的狂拽酷炫的名字,但是偏偏起了个一叶之秋的艺名。传说这来自于叶修的干妹妹玩耍的时候随手贴在车屁股右侧的一张枫叶贴纸。

这贴纸位置有点巧妙。那段时间总有些不长眼的小年轻声称要打败一叶之秋,叶修就会笑笑说你先走,看看你能转几个弯。果然,有时候连“几”都算不上,才一两个弯就被融进夜色的一叶之秋超了去,在小年轻的视野里,黑色车子极速淹没在夜色中,只余枫叶贴纸那一抹亮红色一闪而过。

可不是,简直是噩梦。

后来交通整治,警察四处逮飙车族,叶修仗着车型低调而且熟悉地形逃了一次又一次。可终究逃得了初一逃不过十五,不过让人意外的是,叶修不是栽在白道上的,他栽在了黑道上。

年初一那天晚上,叶修没有回家,家里人估计也不爱认他这个儿子。多少有些积郁的叶修只是开着他那宝贝一叶在街上晃荡,街上一丁人都没有。叶修在杭州最宽马路上横走,正打死了左舵百无聊赖的在路中间画圈圈,突然十字路口传来一阵转速过载的轰鸣声!一辆警车从一侧横穿出来,直直的冲叶修飙过来!

叶修心里一惊,左手一推,油门一踩,一叶便极其灵敏的一个甩尾开始提起速来。

真要飙起来再怎么好的警车都是玩不过一叶的,叶修有这个自信,但是不巧的是叶修选的这条马路简直可以算得上是一望到底,这条路上各个路口监控遍布,要是那警察稍微有点合作精神,想要在大年初一送他个围追堵截套餐的话,简直可以说是轻易的。

这下叶修认真起来,虽说大年初一对他来说没什么不一样,但是万一被报上新闻,对于家里人来说就真是一个特别难忘的大年初一了。

红灯!十字路口迫近了,叶修甚至没有减速。刺耳的摩擦声刺破街区的静谧,一叶的车身以四十五度闯进宽阔的城区中心十字路口,艳红的尾灯掠过一道残影。监控摄像的增光爆闪,却只拍到一个黑影,隐约还是车的侧面,连还原车牌的可能性都没有。

以叶修这么三年有事没事就走街串巷的经验来看,他能否掌握住100米后那个甩掉警察的机会,将决定他能否平安过好这个年。

100米!50米!20米!

打四分之三左舵后回两圈,拉起手刹和关掉发动机四个动作一气呵成,一叶在接近100的时速里一个漂亮的甩尾,倒退着滑进了一个堆放垃圾的暗巷里,车尾后面一阵玻璃木块的碎裂声,叶修第一反应下很是心疼,但是马上感觉到不对——

怎么隐约听见了痛苦的闷哼声?

当然,现在可不是查看这事儿的时候。叶修耐着擂鼓的心跳屏住呼吸等了几秒,果然一辆警车在眼前呼啸而过,根本连半点停顿都没有。叶修在车里微微勾动嘴角,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

等了几分钟,见警车没有再返回来,叶修开始考虑另一件事。如果万一真撞了人,那人一时半会儿死不了,那就——逃?

叶修犹豫了,他虽然纵横竞速界有一阵子了,但因为谨慎而精确的控制,从没出现过伤人的事故。他年少离家,但小时候的家教还在,虽不是圣母性格,但也做不到藐视人命。

踌躇了一阵,他决定面对事实。

巷子太狭窄,甚至开不了车门,而一叶的车身跟两侧墙壁都保持了完美的10公分。叶修打开天窗,从车顶爬出去,憋了一口气探头探脑的看向车底。

是的,这是叶修和韩文清的第一次见面,一个是飙车族,一个是走私商人。一个是肇事者,一个是受害者。

一个趴在车尾上睁着一双惊恐的狐狸眼向下看,一个躺在车底下瞪着一双能喷火的眼睛向上看。

很好,这梁子算是结下了。

—tbc—

很好,又tm是tbc,下次脑洞再来探望我,我再回来码。。。

评论(1)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