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Д  ̄)┍

首页 私信 你想干吗 归档 RSS

【韩叶】潜

以前被屏蔽的,闲的没事修了发一下。

1.
霸图是一个阳气相当足的地方,从前台这头到那一溜的办公桌,全是男人。
一般来说,女人多了容易变成后宫。同理,男人多了容易变成屌丝。
当男人第一次脱掉长裤,穿起短裤,就会被那与空气零距离接触的丝滑触感所感动,从此解放束缚让腿毛迎风招展。
然而并没有,霸图的依然坚持着自己的规定,给员工们套上全黑的西装。

2.
张新杰是霸图二把手,那一套“衬衫不可解扣,长袜不可松垂”的规定就是出自他之手。
这位霸图二把手不仅是商场上的谋略高手,还是人事调度的总管。哪一个职员哪一个阶段适合调职,什么时候该炒掉正在走下坡路的职员,这位张经理算的时间节点能精确到分钟。

3.
走到这种时候,劳动力市场上会计和文员的数量早就超出了需求。
张新杰自然清楚个中套路,开始将这两个部门里不重要的职员换成实习生,为霸图减少了一大堆社保和工资成本。
今年招进来了三个文员,张新杰将这几人的简历叠在一起,借着桌角对齐之后,才离开韩文清的办公室。
晚上八点,韩文清从应酬中抽身,捡起几份简历看,其中一份突然引起了他的注意。

4.
你是个A大研究生啊?还是信息管理学和应用心理学双专?为啥要来我们这里啊?
张佳乐非常不解。
嗯……大概是缘分?
对方似乎有点怕生,右手在裤腿上捻了一下,手放进裤袋里,又掏出来,但手里什么都没拿。

5.
韩文清第一次看见那实习生真人,比起那张笑得蠢蠢的大一寸照片,果真灵动很多,那双眼睛一错不错的盯着韩文清瞧。
然后就毫不意外的在转角撞倒了韩文清的秘书,叶秋赶紧道歉,一份一份的将文件捡起来还给秘书。
秘书将那几份最新的合同递给韩文清的时候,脸还是红红的。
这个叶秋,人看起来不错,不过也只是个实习而已。

6.
韩文清一没需要照顾的老人,二没对象没孩子,经常一工作就忘了时间。
这天韩文清就着关剩下的几廊灯往外走,没想,在转角就听到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
韩文清脚步一顿,静步走过去看到那边亮了两盏光管。
慢慢走过去,看见一人拱着背正往资料柜里钻。
仔细瞧那背影,可不是那实习生叶秋么,韩文清在他背后作势咳嗽了一声。

7.
叶秋身形一顿,缓缓的把头从资料柜里拔出来,脑袋上还翘着几条毛。
韩文清挑眉,语气听不出是怀疑还是关心的问了一句,在找什么?
叶秋目光游移了一下,慢慢的从背后掏出来一包榴莲干。
韩总您要吃么?

8.
说不清一个实习生讨好老板是为什么,毕竟这种事简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实习生本来就是个跑腿儿角色,接触高层的机会极少,也轻微得不需要由高层来决定需不需要他这个人,hr一封邮件就能决定他去留。
可这叶秋偏偏就跟那看多几眼都会有被炒掉的错觉的韩总逐渐熟络起来了。

9.
韩总呐,您说这个宣传跳出率就这么高呢?这个策划是按着运营前天交过来的数据做的,哪里的毛病?
某天韩文清跟叶秋一起吃饭的时候,叶秋一脸无辜的这么问。
韩文清下午就查出了运营数据更新滞后的事,炒了一波人。

10.
叶秋有天递资料给韩文清,韩文清示意他看新闻。
那会儿正好在播嘉世股东易主的报道,嘉世的内部矛盾达到临界点,但将两千万股份一眨眼就转手掉的前股东叶修依旧没有出现在公众视野里。
韩文清看观察了一会儿叶秋的侧脸,后者表情毫无波动,甚至还莫名其妙的回看了他一眼。

11.
最后的实习证明,跨了不知多少级,去韩文清那儿拿。
叶秋逆着光微笑着说,我走了,谢谢韩总的照顾。
韩文清没接茬,反问了一句你不想留下来?
叶秋一愣,摇头说还是想读书。
韩文清挑眉。

12.
就你这资质,再读也没用。
韩文清嗤笑了一声。
这么久还看不出我想潜你。

13.
叶修被按在沙发上的时候还是懵的,直到韩文清的嘴唇贴上来,叶修反射性的张了嘴。
这下子可被撩拨了,韩文清闷哼了一声更凶狠的入侵起来。
叶修自然是不甘示弱的,装了两个月的孙子,遇着火来,一点就着。
一阵难解难分之后,叶修突然一个发力,扳倒了韩文清,骑在了他身上。

14.
真是缘分,要不是为了那个辅助证明陶轩贪污的文件,我又怎么能找上你。在你们公司那感受,跟天天穿精神病院那种束缚衣似的。
兴欣刚起步,茶水间里的咖啡都是速溶的。
韩文清自然是不介意的,端起来就喝了一口,也没皱眉。
叶修大嘲霸图规矩严厉,抹杀个人特色。

15.
很快叶修就不说话了。
韩文清用领带捆了他两手,这可是兴欣里绝对看不见的东西,可不是讽刺他看不起霸图的着装么。
叶修挣了几下没挣开,瞄了眼锁上的门,咧嘴笑了起来,坏心眼儿的磨了磨韩文清的胯下。
还捏着嗓子嗲声嗲气的撩。
韩总来潜我啊。

end

评论(16)

热度(197)